用户名: 密 码:   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| 找回密码
QQ登录
光伏双面发电智库合作组织倡议  2017“双玻+前沿技术”创新贡献奖评选  2017年度双玻组件最佳人气奖评选  2017CSPV光伏智能制造绿色发展论坛  ”领跑者“系列专题荟萃 
       
光伏测试网 测试人才 光伏新星 查看正文

读懂汉能李河君:冒进?还是远见?

2017-11-27 10:16| 发布者: Kristy| 查看: 1237| 评论: 0|来自: 中国新闻网

摘要: 15年前,汉能创始人李河君要以一个民企之力建一座比葛洲坝还要大10%的水电站,没有人当真,用他的话讲:“全中国人都笑我,说我是个疯子”;8年前,他从水电行业进军光伏,选择了一条“边缘路线”,也就是当时在转换 ...

15年前,汉能创始人李河君要以一个民企之力建一座比葛洲坝还要大10%的水电站,没有人当真,用他的话讲:“全中国人都笑我,说我是个疯子”;

8年前,他从水电行业进军光伏,选择了一条“边缘路线”,也就是当时在转换率、成本上没有优势,技术和资金门槛又非常高的薄膜太阳能,这回是“全球人都在看笑话”;

2年前,他又提出未来会着重发展“移动能源”,准备迎接一个能源随时随地生产、人人互联共享的世界。即便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移动互联网日渐普及的时代,但换了个行业,依然有人会觉得这种想法有点像天方夜谭,认为他是在造概念……

李河君为什么会一再做出这些在常人看来不可理喻的选择,不惜被扣上“疯子”的帽子?答案其实很简单:因为他看到了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。

这种能力有一个通俗的名称——洞察力,对于真正的企业家而言,这是不可或缺的素质。这样的人可以在一个机会还没有显示出它的价值、在别人不以为然的时候,发现它潜在的趋势,并提前采取行动。有时候正因为超前,还会被人们当作“痴人说梦”。

如果能搞清楚这些选择背后的逻辑,李河君在你眼里可能依然是个“疯子”,但他应该不会再是那个让人“看不懂”的李河君。

“他跟别人眼光不一样”

“他眼光跟别人不一样,木京项目我们都不看好,他一眼就相中了。”讲这句话的是现任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副主席、曾为汉能的水电事业立下汗马功劳的刘兴荣,他称得上是最熟悉李河君的汉能人之一。木京水电站是汉能自主建设的第一个水电项目,也被看作是李河君正式进入水电行业的起点。

时间是在1998年初,李河君接到家乡广东省河源市东源县驻京办邀请,请他考虑投资在东江上建木京水电站。据刘兴荣回忆:“在公司当时正在考察的十多个项目中,这是经济指标比较差的一个,公司内外没一个人看好。”

当时正赶上亚洲金融风暴,中国经济也开始进入调整期,电力市场疲软,在建的火力发电100万千瓦装机以上的全部停工,已投产的水电站也只有装机总量的60%才能发电上网,剩下的电没人要。木京水电站总装3万千瓦,总投资3个亿。“那时候每度电投资7毛多,项目也无法批准立项。”刘兴荣回忆道。他去咨询国家电力部、广东省政府和河源市电力局,也都不看好这个项目,还有人说,“河源市人均用电一年才400多度,你发电发出来给谁用啊?”

但李河君不这么想。他看到的是,尽管中间不乏调整,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大趋势是向上走的,发展速度很快,特别是广东,各种形式的制造业像雨后春笋般发展。此外,深圳人均用电已经超过3000多度,发达国家人均大概4500度,增长潜力十分巨大。他由此判断,目前的市场疲软的疲软是暂时的,过几年国家肯定缺电,广东将首当其冲。

在他的坚持下,木京水电项目进行优化设计,获得批准后,在2000年8月正式开工建设,2002年4月并网发电。而就在这一年,正如他预见的那样,中国开始了连续几年的电荒,2002年全国有12个省(市、自治区)拉闸限电,到2004年上半年全国已有24个省市拉闸限电。在生产发展快的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,缺电情况尤其严重,不仅公共设施夜里灯光晦暗,连工厂都被迫在下半夜用电低谷时开工,有的工厂一周只开3天工。为了保证电力供应,广东省已经关闭的燃油发电厂也已经重新启动,省财政还为此专门发放补贴。

木京电站的并网发电及时地解决了当地的用电需求。李河君5年前的判断,在此时显现出惊人的预见性。而这种准确的洞察力与预见性,仿佛是一种天赋,在李河君身上一再出现。

“敢想别人不敢想的事”

木京电站仅用了20个月首台机组就投产发电,在庆典大会上,李河君语出惊人:“木京电站只是我们的一个起点,今后我们要上30万乃至300万装机水电站!”

不知当时台下的听众是否当真,但李河君显然是有心的。在木京水电站开工没多久,李河君就把刘兴荣和另外一位副总裁派到广西找项目去了,于是就有了后来的60万千瓦的长洲水利水电项目。这个项目横跨两岛三江,是亚洲最大、全球第二大的低水头灯泡贯流式水电站,因为带有拦洪、航运及水利灌溉功能,不是纯粹的发电,二十多年来,主流电力企业一直不愿投资。李河君则认为,好项目谁都抢着干了,但是对华睿(汉能前身)来说,现在是民企进入大江大河大型水电垄断行业的最好时机,机会难得。后来的事实也证明,长洲项目成为了汉能拿下金沙江中游开发项目的平台。

更重要的是,李河君从木京电站建设时期就开始储备人才。至2002年底,华睿从事水电员工有130余人,其中中级职称以上50余人,高级职称31人,有不少都是原来在国家电力行业企事业单位工作的干部。在当时,没有哪一家民营水电企业能达到这样的高配置。

只不过,从3万到60万、再到300万千瓦的跳跃,最具挑战性的并不是技术和能力问题,而是意识观念问题:那时候对民企天然的不信任,以及人们根深蒂固的想法,即建大型水电站是国家的事,是国企才能做的事。

而据跟随李河君多年的王勇(现为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副主席)观察,“在跟李河君主席接触3-5年之后,我发现他的个人特质非常突出。最显著的一点是有雄心壮志,就是俗话说的胆子大,敢想别人不敢想,敢做别人不敢做的事。”

2002年初,当李河君得知有关金沙江中游水电项目的消息时,他的第一反应是“赶快订机票去云南”。当时在他身边的一众高管和水电专家却是一片错愕的神情,甚至有人在心里嘀咕:“李总是不是疯了,这么大的项目我们怎么拿得下来?拿下来干得了吗?”在他们的潜意识里,金沙江中游项目每个水电站都是葛洲坝规模的,而葛洲坝是举全国之力才修建起来的。他们根本没有想过民企能干得了这种项目。

12下一页
免责申明:感谢您对TestPV的关注。本网站所发布的信息来源于网友投稿、转载或本站原创,不能保证其准确性和可靠性,仅供参考。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及原作者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如有版权冲突和其它问题,请及时联系本站进行处理。欢迎广大光伏企业和热爱光伏的人士进行投稿,投稿邮箱:info@testpv.com。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 
广告
中国光伏测试网官方微信
领跑者创新论坛公众号二维码
回顶部